EN

最近,证监会重拳规范IPO被否企业借壳重组。证监会表示,对于重组上市类交易(俗称“借壳上市”),企业在IPO被否决后至少应运行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此举被舆论称为是“最严IPO新规”。

在中国监管层发布A股首次公开发行(IPO)新规为创新企业敞开大门之后,创新企业正成为国内资本市场的新宠,但其背后的私募及创投等投资人在欣喜之余,仍保持冷静观望。

虽然本次IPO新规扫掉了诸如海外注册、尚未盈利等上市绊脚石,但因相关实施细则尚未出台,政策效果仍待检验。不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及风险投资(VC)表示,暂时还会坚持原有的投资策略,新政只是给投资项目增添了一个新的退出渠道,投资项目本身的质地才是最关键因素。

“(新政)会有一个积极影响,毕竟我们资本市场的标准和政策与发达国家不同,这就象高考对学生学习的指挥棒效应。”专注于产业技术投资的私募基金—易麟投资管理合伙人林恪然。 他说,一个什么样的二级市场就会产生对应的一级市场策略,因为毕竟IPO是一个标准的风投退出途径。未来可能会有更多机构愿意去投资需要大量投入才能产生营收的公司,例如研发、产业投资等。也就是说,在认同IPO新政是一则利好消息的同时,亦表示这需要时间来验证,不会着急去改变公司的投资策略。

中国国务院3月底转发证监会有关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CDR)试点的若干意见指出,试点企业应当是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本次A股IPO新政试点企业的门槛已明朗:已在境外上市的红筹公司,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或者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林恪然指出,符合政策要求的试点企业,本身就是业内质地非常不错的公司,利润水平可观,经营现金流充裕,本次的政策效果更多体现为“锦上添花”。

他进一步解释道,例如原本IPO政策要求企业盈利连续三年高成长,但是企业一旦遇上突发情况,某一年利润增长停滞,就会影响其上市进度,现在监管层在审核创新企业IPO时,对于盈利的要求基本放开了。 他表示,“小而美的企业,可以选择先在美国上市,借力美国资本市场快速融资,实现企业的发展,然后等企业壮大后,再回归国内实现在中国上市的终极梦想。”

易麟投资管理合伙人卞怡菁也同时表示,“一个新政策下来,我们会仔细地去研究,看政策的执行效果。如果真有机会开个窗口,我们也会考虑提前资本化(上市)。,若能抓住有利的政策窗口提前上市,可以让所投资项目的投资回报周期缩短。 ”

她还指出,从近期的一系列政策导向看,监管层是希望那些代表中国未来行业发展方向的领军企业能够在A股上市,”有条件快点上,没条件创造条件让你上”。

针对国内资本市场的新趋势,股权投资需要有多元化和多层次应用资本市场的能力,不能一条路走到黑。A股、美股、港股对投资机构而言都是工具,这些市场的价值观、制度都不一样,对投资机构来说不分好坏,只是哪个更适合被投企业所处的阶段。

此外,中国监管层在为领军创新企业敞开IPO大门的同时,亦对一些不符合国家战略的传统企业关上了门,“劝退”在国内拟IPO项目中已不是个案。

林恪然指出,虽然营收和利润等指标达标,但若技术不具优势、毛利率偏低、缺乏持续创新能力,这些企业的A股上市之路将充满坎坷。

据统计,今年前四个月,中国证监会共计审核了86家企业的IPO申请。从审核结果来看,43家获得通过,37家被否,6家暂缓表决,通过率仅为50%。

也就是说,有经验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人,以企业质量为投资与否的最根本考量。投资人会更多考虑拟投项目是否适合时代发展方向、企业运营是否高效和规范、商业逻辑是否可行、数据是否可靠。当然,合适的退出渠道亦在考虑范围内。

林恪然告诉我们,过往两年,PRE-IPO(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非常火爆,甚至可以说存在着一些泡沫。很多新三板企业,一年有3,000多万元的净利润,就寻求转板去A股上市。他们在一级市场融资要价很高,市盈率达30-40倍甚至更高,但是在新形势下,其上市之路并非想象的那么顺利。

“在未来的一两年,我觉得有两个现象一定会出现。一个是一二级市场的倒挂,一个是很多的项目无法顺利退出。这会淘汰掉一些投资机构和投资人。”他说。

-感谢作者-

2018-04-30

©文章来源:路透社

以上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征得作者方面同意并标注来源。资讯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独立决策并自行承担风险。